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中国教育 高校科技 教育信息化 下一代互联网 CERNET 返回首页
李志民:大学排名要有不同类型的排行榜
2017-04-20 主编微讲堂 李志民

  谁需要我们对大学的排行排名呢?政府需要,需要指导大学的发展,需要展示国家高等教育的发展水平,分析教育的投入产出效益,这个也确实需要。那么学校自身需要不需要呢?不同类型的学校需要不同的指标来评价,同类大学的管理者知晓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进而制定学校自身的发展战略,还有社会也需要,家长和学生也需要,等等方面。

  应根据不同的需要来选定大学的评价指标,确定排行权重,如:家长关心就业率,关心学费收的少,相应的指标权重就应该大一些。昨天我们也讨论了,是分类还是分层次。不同的需要,分类就不同:根据政府的需要,我们根据学校自身实力、社会贡献和社会评价等几个指标;家长的需要,美国就有这样的评价,交的学费少,工作又好找,他们叫Best Buy,可以称作最划算大学排名。

  尽管大学有着相同或相近的共性功能,譬如,我们常说大学有三大或四大功能,但不同的大学还具有不同的人才培养目标定位、历史文化资源禀赋、区位发展优劣、学科与师资条件等个性特点,要按照不同大学的主体功能定位,实施“差异化”的评价排名,打破主要用科研贡献,实际上是用论文影响数量“一把尺子”量到底的单一评价排名,使大学排行逐步趋于科学性、合理性和公正性,实事求是的排出不同类型大学的社会功能和贡献。

  如果仅仅从评价大学排名这个角度来讲,不同类型的大学都会有世界一流,中学、小学都存在世界顶级的学校。因此,我们要先分类,再分层次,针对不同的需要来分类,在不同的类别里面再分层次。再也不能用简单粗放的管理方式了,比如一说到科研水平,就唯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把论文相关数量作为评价所有大学的主要指标。这种数量平价方法可能对基础科研类大学有效,但大量的大学并不是专门从事基础科学研究的。我再次强调,我们国家用于基础研究的经费和人力投入仅仅占整个研发投入的不足百分之十,但评价采用的却是百分百的基础研究评价指标,导致百分之九十的科研人员价值观混乱。

  许多大学为了提升论文相关数量不得不采取急功近利的短期措施,对发表在SCI收录期刊上的论文实行奖励,还特别重奖在所谓顶级期刊发表的论文。一说到提高本校排名,就给各个部门下达论文数量硬指标,有的学校连学校教辅人员、医护人员都不放过,完不成任务就末位淘汰。这种简单粗放的管理方式无疑是严重违背科学发展规律的,对大学发展带来了严重的后果。

  再有,就是评价他们是为了干什么?评价出来就是要满足不同的需要,做这种评价才能有意义。对不同类型学校的发展要有指导意义。当然在不同的时期指导意义的侧重点可能是不一样的。综合评价所有大学是很复杂的,如果对不同的类别分层次来评价的话,那么这个问题就相对简单了些。制定相应类别的各种评价指标,确定相应的权重,统计数据排行就行了。

  评价大学还应该是动态的,发展的,特别是信息技术与教育的深度融合将带来大学形态的变革。不可能想象,20年前的世界一流大学跟今天的是一样的,10年后的大学如何,我们很难预测,这就不细说了。(主编李志民)

中国教育网络杂志微信二维码

特别声明: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高校科技频道联系电话:010-62603702
邮箱:zhangwj#cernet.com
微信公众号:中国教育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