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中国教育 高校科技 教育信息化 教育在线 教育舆情 CERNET 下一代互联网
停课不停学
  • 中国教育人博客
  • 天下教育
  • 考试培训
  • 中小学教育
  • 家庭教育
  • 就业创业
  • 菁菁校园
  • 分享空间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教育 > 教育综述 > 专题研究 > 人文教育
汲取养分于传统:新时期德育的生长点
2004-12-21    郭笃凌 郝怀芳

字体大小:

  [摘    要]  在新世纪的开端,德育教育将如何塑造适应经济时代发展的新一代人才的道德灵魂和精神风貌,这是一个值得学校教育工作者高度重视的问题。本文从教育的终极目标、德育的手段、人生价值的迷失等四个方面讨论了当前德育工作存在的问题,试图从中华传统文化与新时代形势的结合中寻找突破口。

  [关键词]  德育、责任、传统文化

  在新世纪的开端,我国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重要时期,要把青少年培养成“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社会主义四有新人,把加强思想教育工作摆在实施素质教育的首要位置,对德育工作也将提出更高的要求。德育教育将如何塑造适应经济时代发展的新一代人才的道德灵魂和精神风貌,这是一个值得学校教育工作者高度重视的问题。

  目前,我们正在全面贯彻教育方针,积极推进素质教育,大力加强和改进青少年的思想教育工作,关心帮助青少年健康成长。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对学校的德育工作能否起到促进作用,曾经受到一些人的怀疑,但笔者认为:我们应当深入研究中国传统文化,把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与我们今天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有机地结合起来,以发展的眼光,以现实需要为基础,从长远的战略目标出发,来寻求二者的结合点,不断探索青少年思想品德教育和学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新途径。发挥优秀传统文化的德育功能,对提高学校德育工作的科学性、针对性、实效性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我们认为,加强对青少年学生的德育教育,应当从以下几个方面寻求突破:

  一、 教育终极目标的迷失

  百年大计,教育为先;教育大业,何者为先?教育的终极目标是什么?这是一个关系到人才教育大方向的问题。当我们目睹一幕幕杀父弑母的惨剧;当我们为“刘海洋”、“马加爵”们的行为扼腕叹息时,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的青少年怎么了?我们的教育怎么了?

  曾几何时,我们崇尚知识与文凭;曾几何时,我们又崇尚素质与能力。其实,教育中最根本的问题是它的终极目标问题,而绝非仅仅是手段与方法。中华传统文化历来是最重视人的品德教育的。孔子云:人“性相近也,习相远也”①,而文化教育本来就是教人迁善的。《礼记·乐记》:“礼减以进,以进为文”②,郑玄注:“文犹美也,善也”。这也许就是许多教育专家所呼吁的“人性教育”③了。

  孟子云:“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4“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5从孟子勾划出的教育蓝图来分析,“父母俱存,兄弟无故”,这应当是人类社会最基本也是最完美的理想图景,而要实现这一社会理想,不仅要使民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社会,还需要对一切可造之才进行教育。教育的内容以“孝悌之义”为基础,教育的目标便是“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这一目标的实现便可足以实现“父母俱存,兄弟无故”。因此,从这一点来说,培养人性应当作为教育的终极目标。振兴中华民族,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任已经历史地落在了当代青年人身上,我们需要有知识的可造之才,但我们更需要有道德有良心的可造之才。《礼记·学记》认为教师应当发挥“长善救失”的作用,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书育人”。

  二、 有效教育手段的迷失

  从周秦三代的“学在官府”到孔子首创私学,从朱熹的“虚心涵泳”、“居敬穷理”到王守仁的“知行合一”,德育的手段和方法是多种多样的。诚然,我们既不能抱残守缺、墨守成规,也不能完全照搬西方的教育手段和方法。

  诚然,我们“四有新人”的人格培育也有一定的目标,比如(1)坚持“五爱”,先公后私;(2)尊重科学,追求真理;(3)自立自强,遵守法纪;(4)拼搏进取,勤勉敬业;(5)为善去恶,以和为贵;(6)忠诚守信,谦虚礼让。这种“四有”新人的理想人格,是时代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客观要求,对于培养青少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德、智、体全面发展具有重要作用。然而,我们在德育教育的手段上却探讨的非常不够,无非是写在纸上、贴在墙上、挂在口头上,落实到行动上的却少之又少,德育的手段显得单调空洞了些,也难怪会出现“雷锋没户口,三月来了四月走”的现象了。

  要解决这一问题其实不难,那就是统一认识,改革教育方法和手段。德育工作要进步,必须改变目前这种“上级几行指示,领导几句口号,班主任孤军奋战”的现状。当然,教育的评价机制也必须相应作出调整,无论是对老师还是对学生。老师层面上,应当加大对班主任的人文关怀,为“教书”与“育人”制定同样的量化评价标准……学生层面上,应当加强对学生的传统文化与道德品质的教育,改革《劳动》及《德育》类课程内容及形式,量化学生品德嘉行。比如开展诸如“我的父亲母亲”、“我给爸爸(妈妈)洗过脚”之类的活动……

  任何一个时代的文明和精神都是人类传统文化的延续。“慎言力行”,这是古圣先贤务实品格的集中体现。这种品格对今天青少年的砥砺成才健康成长,也是极为可贵的。年轻人富于理想,热情浪漫,年纪轻,阅历浅,他们对“自古雄才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这一道理理解不深,往往誓言多于行动,决心强于意志,好高鹜远,脱离实际。马克思说:“一步实际运动比一打纲领更重要。”当前,我们正在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逐步确定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这样的新形势下,教育青少年发扬务实精神,刻苦学习、精通学业、奋力拼搏、自强不息,这对他们将来建功立业,成长成才,无疑是有重要意义的。

  三、 青少年人生价值的迷失

  “To live or to die,this is the question.”这是莎士比亚名剧《哈姆雷特》中的著名台词,当代青少年有不少人头脑中也存在这样的迷惘,但真正深度思索或者说正确理解的却是少之又少。马加爵作为生命科学学院的大学生,自己竟然如此地漠视生命,这的确令人深思。据报道,马加爵在逃亡海南的日子里,曾经自录过两盘磁带,对家人诉说心史,他说:他整天都觉得人来世上,早一天死晚一天死都一样,正如某歌星一首歌的歌词里所言“一百年前,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一百年后,我不是我,你不是你”。正是这种对人生价值的迷失,使他对人生产生莫名的迷惘与漠视,进而导致出现锤杀四名同窗的人间惨剧。

  实际上。这种人间惨剧所折射出的不全是马加爵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当代青少年的人生价值取向问题,是教育大方向的问题。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这是一个千古未决的话题。青少年人生观的教育,到了不得不抓的时候了。孟子提出的“性善论”认为人性本善,人有“恻隐”、“羞恶”、“辞让”、“是非”四个善端,这正是人区别于禽兽的地方。然而,是否做一个人格完善的人,人之贤愚,还取决于他能否对这四个善端加以保存和扩充。如果自暴自弃或者近墨者黑,丢失善端形成人格缺陷便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有一个故事说,明代王守仁有个门人,在房间门内捉得一贼。他对贼讲一番良知的道理,贼大笑,问他:“请告诉我,我的良知在哪里?”当时是热天,王叫贼脱光了上身的衣服,又说:“还太热了,为什么不把裤子也脱掉?”贼犹豫了,说:“这不太好吧。”王向贼大喝一声:“这就是你的良知!”6

  当代青少年人生价值的迷失所带来的不仅仅是人的“善端”的散失,同时还有人的“良知”的负位移,这才是最为可怕的事情。教育的作用就在于找回散失的本性,保存和发扬天赋的善端。

  从另一方面讲,教育是一项大工程,是全社会的事情。学校是教育的主要阵地,但决不应当成为教育的孤岛。当今社会,由于前些年教育的失误,市场经济的负效应已经使中国人传统的道德伦理型价值取向分裂出经济型、唯我型价值取向。据报道,拍卖会上,贪官李真的印章有人高价买走,居然还有人猜想是否可以拍卖马加爵的杀人工具——锤子;某单位老领导病故,消息传出,马上有人慨叹“人生如梦”,不若“今朝有酒今朝醉”来得实在,甚或有人当场踩死地上的蚂蚁以验生命之无意……我们无意批评这种见仁见智的人生观,然而,我们却无法忘怀德育的责任,我们无法回避教育的使人迁善功能,毕竟教育是全民的大业,人生观教育必须全民总动员,唯有如此,才能净化我们的教育环境,提高我们的教育效果。

  四、青少年理想目标迷失

  当我们慨叹当代青少年身上的颓废与无奈;当我们无奈于青少年的厌学与无聊,你是否想过,这种颓废与无奈的背后隐藏的是他们理想、信念与目标的迷失。

  宋代的朱熹根据人的年龄特点和心理发展水平,把学校教育分为“小学”和“大学”两大阶段。他认为八岁至十五岁是小学阶段,上至王公子弟,下至庶民子弟皆可入学。小学是打基础阶段,教学内容是“学其事”,即从洒扫应对进退开始,将伦常礼教,教给儿童,进而教他们诗、书、礼、乐之文;为打好根基,他专门编著《小学》一书,作为这个阶段的教材。小学是打基础阶段,教学内容是“学其事”,即从洒扫应对进退开始,将伦常礼教,教给儿童,进而教他们诗、书、礼、乐之文;打好根基。他专门编著《小学》一书,作为这个阶段的教材。朱熹认为十五岁以后是大学阶段,入学对象主要是贵族子弟,也有少数“凡民俊秀”。大学的教学内容是在小学的基础上“明其理”,按照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步骤,使其“明明德”,最后达到“止于至善”。大学的教材主要是“四书”,“五经”,尤其是《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四书是其基本教材。

  朱熹时代的教学内容虽然不可完全照搬,毕竟时代不同了,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止于至善”的目标古今是相通的。我们的国家要跻身于世界强国之林,我们的青少年就要甘做未来的“雄才”,“伟男”,亦即要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至少“修身、齐家”,自立于社会也可以作为他们的最低目标。当他们的理想目标迷失后,“自古雄才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便成了一句空洞的口号。

  以上是我对当前德育工作的一点不成熟的理解,罗列于此,求教于大方之家。

  参考文献:
  ①《论语·阳货》;
    ②《礼记·乐记》;
  ③庞振超《培养人性是教育的终极目标》,《班主任之友》,2004年第四期;
  ④《孟子·尽心上》;
    ⑤《孟子·梁惠王上》;
    ⑥参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

作者简介:郭笃凌  山东科技大学泰安校区文法系,山东泰安,271000;
                    郝怀芳 山东泰安东岳中学,山东泰安,271000

教育信息化资讯微信二维码

 

建一流大学
·EDU聚焦:校园"毒跑道"
·快乐暑期安全教育别放松
·聚焦:毕业生迎来创业季
·教育3.15:优化教育环境
·3-6岁儿童学习发展指南
·开学第一课历年视频资料
  部委动态
·加强中小学校党建设工作
·做好普通中小学装备工作
·治理有偿补课和收受礼金
·高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
·推进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
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 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 
 
Copyright(c) 1994-2019 CERNIC, CERNET 京ICP备05078770号 京网文[2017]10376-1180号
版权所有: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
关于假冒中国教育网的声明 | 有任何问题与建议请联络:Webmaster@cernet.com